在我念小學的時候,台中市的流浪狗問題比現在看到的,還要嚴重很多很多。但那時候很自然的接受,流浪狗跟遊民一樣,他們用自己的方式在城市裡找到一點點的空間生活。有一些會攻擊你,有一些不會。有一些有辦法生存下去,有一些沒有。

 

小學的教室在四樓,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跑來了一隻小黃夠。以現在的經驗回想判斷,大概五六個月,接近成犬又還沒長大吧!他很瘦很瘦,常常很餓很餓。我們常常把午飯分給他吃,牛奶分給他喝。工友看到小黃狗很不高興,喝罵著叫我們不要再餵了,教室隔壁一個管小圖書室的女老師,總是不苟言笑,看到小黃夠,臉色更是難看。

 

我們每天偷偷給他吃點東西,又偷偷地害怕。害怕哪一天,「大人們」會突然決定要「處理」這個問題,而就算年幼如我們,也猜得到社會對於這種畸零的生命,不會有太多同情。我們沒有能力真正的給予他好的生活,只能偷偷地給予,每次給予一點,就好像自己很幸運的得到一些。不知道哪一天,這種關係就會結束,不能問也不能講,只能偷偷地。

bage2b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