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069.jpg  

 

在下這個標題的時候,我略為猶豫了一下。並不是因為要對這間Hostel下評價很困難,而是,我到底要不要在「都柏林」前面加上「愛爾蘭」? 為什麼會有這種莫名其妙的猶豫呢,我們必須回顧一下都柏林的歷史背景,都柏林(Dublin)作為愛爾蘭的首府,也是著名的文學之都。愛爾蘭盛產酗酒的人跟作家(這兩者聽起來也很相關),鼎鼎有名的包括蕭伯納、王爾德以及二十世紀最著名看不懂的意識流作家,喬伊斯。許多人到都柏林來朝聖,就是要去看一看市中心的James Joyce雕像。在台灣書局,喬伊斯翻譯成中文的小說有兩本,一本是厚到可以當磚頭「尤里西斯」,一本是稍微薄一點的「都柏林人」。

 

在我大學的時候,有一陣子因為某種不幸的原因,跟喬伊斯的書稍微有了牽連(我現在還是要說,鬼才看得懂!)。在某次閒聊時,我的大學同學表示,他知道這本書。知道?真的知道?是的,他篤定的說。他在書局的書架上看過這本「都是柏林人」。我知道這不可以怪他,在中文的語法上,其實他並沒有錯。而愛爾蘭向來也不是熱門的觀光景點,「都柏林」跟「柏林」聽起來好像就在隔壁,跟「德里」與「新德里」、「北市」與「新北市」的感覺差不多,誰知道他們兩個分別是不同國家的首都。

 

所以,想了一想,我還是在都柏林的前面,加上了愛爾蘭。都柏林的英文是「Dublin」,德國的柏林是「Berlin」,這兩個。差很多。但是如果不小心搞混,我們也不需要譴責自己。反正愛爾蘭人把Taiwan跟Thailand搞混時他們也不會真的很抱歉。

 

好,終於回到這間Hostel。當初為什麼要決定住這間Hostel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有優惠(窮鬼心態作祟),如果你定了他的房間,那麼從都柏林到這裡的機場巴士可以打折。事實上,這一間Hostel的地點也真的很方便。出了機場,按照他的指示上了巴士後,會直接開回市中心的巴士站。巴士站旁邊稍微繞一下就可以找到了。當時我抵達都柏林時,正是可怕的十二月,地上積滿碎冰然後又下過雨,我滿心心疼我的行李箱又怕我自己一併摔死。所以有這一間很靠近巴士總站的旅館可以馬上讓我放下東西,也算是鬆了一口氣。

 

_DSC0740.jpg  

滿地碎冰有圖為証

 

但是認真說起來,這一間Hostel,雖然它就位在巴士總站的旁邊,但是並不靠近市中心。所以,如果你要參加當地行程的話,至少往市中心還要有十五分鐘的路程,而且是在沒有迷路的狀況下。為什麼我會知道沒有迷路是十五分鐘呢?因為我要出門的時候剛好被我碰到一對美國夫婦,那個太太就是傳說中的人體GPS,旅行中碰到這種人真是可遇而不可求阿,於是她就一路「turn right」、「go straight 」的下達指令,而我就像跟屁蟲一般的跟著她。當我最後忍不住誇讚她,把「人體GPS」的美譽贈送給她時,這位體重至少九十公斤的太太,站在都柏林的街頭用丹田的力量呵呵呵的大笑起來,一副彷彿行俠仗義後可以隨時發功揚長而去的樣子。

 

IMG_0066.jpg  

大廳中的資訊欄位。住在Hostel的好處,就是永遠有很多這種簡介可以拿,到了Hostel之後,當天晚上再來思考第二天行程規劃。(但那一張照片看起來讓人有點毛,好像住這裡的人很容易失蹤的感覺)

 

在位置上,因為它離市中心比較遠,所以很難避免的,也比較亂。我第一天晚上飢寒交迫,於是在把行李放下之後,隨便的找了一間「沒有排油煙設備」的店吃炸魚薯條(英國或愛爾蘭很多這種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店,你要賣炸的東西,為什麼不裝排油煙機,你不裝排油煙機,他媽的為什麼還不開門通風阿,整間店都陷在油煙的苦海中)。三十分鐘之內我就碰到傳說中的愛爾蘭醉漢在店裡面發酒瘋,不過老闆對於這種人像是很駕輕就熟了,沒有多搭理他,但是無膽如我,還是一邊低頭假裝認真吃我自己的東西,一邊用眼睛偷瞄。出了這間店,路上也幾乎沒有太多行人,雖然才晚上七八點,但歐洲的冬天下午四點多天就暗了,還是不要亂跑以策安全。而第二天,我在這附近也碰到一些,試圖發出怪聲音來吸引你搭話的怪老頭們,不過這種怪老頭也是歐洲的另一種盛產,無聊的老頭很喜歡跟路人搭話,尤其是比較少見的亞洲人,尤其是女性。這跟我們也會對阿啄仔指指點點其實差不多的道理。

 

一個人旅行時,最好還是住在市中心的地方,畢竟這些地方就算很晚,也都還是有可能人潮比較多,保持走在大馬路上的原則,可以減低很多風險。這一點,這一間Hostel的分數就比較低了。提高警覺、小心安全,是「心」的鍛鍊。

 

接下來,是「身」的訓鍊了。

IMG_0060.jpg  

 

當我到達都柏林時,大約是零下一、二度。在這樣的天氣下,你會祈禱你要住的旅館對於幾度才是人體適合生活的溫度和你有一樣的共識。但是很顯然,這一間跟我,沒有這種默契。晚上非常的冷,尤其是洗澡時要脫下衣服的那一霎那,有一種要看見世界盡頭的感覺。絕對不會有「因為有暖氣,所以衣服也會很快就乾呦!」這種開朗的想法。這裡的暖氣只夠維持你不要冷死。但是這樣的環境也會很方便讓你跟室友有話題可以打招呼,英語不好也不要緊,反正大家都是那一兩句,哎呀!冷阿!怎麼會這麼冷阿~~

 

至於其他的設備,房間雖然不是很明亮,反正我也不是要在這裡打牌,無所謂。背包客嘛,有一張床就好,其他有什麼也無所謂。不過就是那張床,讓我進入了「靈」的鍛鍊。是這樣的。因為,可能,我不確定,是不是因為暖氣不夠強,而這裡又很潮濕的關係,導致他的被子有一股很重的霉味。我躺在床上,雖然那個美國來的女孩一點聲音都沒有,安靜得很,但是我還是一整夜沒有辦法睡覺。我不確定是因為任何原因導致我很累卻沒有辦法睡覺,我唯一確定的只有當我第二天早上準備出門面對一整天的行程時,我幾乎已經累到了「靈台空明、心無雜念」的地步。也算是修行吧。

 

附帶一提,這裡我只住了一天晚上,第二天我就搬到比較靠近市中心的Hostel去了。這裡有一個好處,他有一個地方可以讓你寄放行李,他會收押金,但是你回來領行李時就會把錢退給你。不過放行李的地方長得很奇妙。很像是科幻片裡面,如果有貓阿狗阿猴子阿,接受實驗後變成怪物就會關在這種地方。不過今天是我的行李關在這裡了(走進這間房間時有一種很想把所有櫃子打開大喊「你們快逃!」的衝動)。

IMG_0065.jpg  

 

總而言之。有好有壞,真的都訂不到房間時,有的鍛鍊總比睡車站好啦

 

Jacobs Inn網站:http://www.isaacs.ie/jacobs-inn-dublin/home.aspx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age2bow 的頭像
bage2bow

口罩人與泰國貓

bage2b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